不作不死的ET

爱您(上)


文手挑战 限定时间空间,描述情感
校园AU

放学后的教学楼安静异常,像是把生气一股脑地从其中拽出去,扑在了教学楼外小小的操场。高二四班的教室里,老旧的吊扇在头上吱呀吱呀地响。

时间不早了,秋时令的太阳也已经晕了层薄红,拖着班里两个人的影子,一坠一坠地往下掉。

其中一个影子的主人朱一龙正半靠在墙,看早在上一个自习就趴在桌上睡过去的白宇。

小孩睡的并不安生,毛茸茸一颗脑袋从左胳膊晃到右胳膊。暖色日光给小卷毛渡上一层软乎乎的光圈。

朱一龙只有趁白宇睡着的时候(感谢他不是什么好学生,上课总睡觉)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去窥伺这个在他心里一顶一可爱的小孩。是的,没错,窥伺。他实在是太喜欢白宇的一切了,校服在他腰际勾出的弧度,思考时候笔盖距离他的嘴唇的距离,大笑时颈部绷成的一条脆弱的曲线。他实在是过于偏爱有关白宇的一切一切了。正因如此,他才不敢正大光明地盯着那孩子瞧,犹恐一不小心,自己的眼神就把自己出卖了个十成十。

鬼使神差,朱一龙看着那层渡在白宇小卷毛上的光,竟好奇起这层朦胧的光圈是不是能有什么手感。

白宇睡着了,朱一龙这么对自己说。

于是他挪了步子,小心却又急切地把手凑到了白宇的头发上。他如愿感受到了一种暖暖的触感,柔软的头发抵着他的掌心。手中的触感给他一种抽离的错觉,好像时间在这一刻被拉长,愣是让他有些昏了头。他不想仅仅触碰到这一小截发丝,他想把小孩捆在怀里感受腰际的弧度,想舔吻他的嘴唇看笔盖抵上潋滟的唇色,想啃咬他脆弱的脖颈让他下一次抬头笑的时候别人能看见一抹嫣红,想!....

手下轻微地颤动把他拉回了现实,白宇要醒了。

于是他收回手,撤回到安全的距离,靠回了墙,重新打量那个孩子。他想,现在人们可太常说爱了。爱您,爱你,爱我。一腔诗意总是喂了狗。可要真到了非他不可的那个人面前,爱这个字,却要被小心琢磨,一笔一画,恨不得化成刀锋,就这么刻在心尖,血淋淋的,捧上去,这才算好。可惜了,他也是这一群人中的一个。所以,他只能血淋淋的一手,去请求赦免。

——TBC——

请求评论!1551!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