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的ET

清欢 (张嘴吃糖)


大战之后,百废待兴。特调处也搬到了大学路,美名其曰给大家换个环境。红姐一句妈的死给道出真相。赵云澜也不在意这个。近些日子忙得他头晕眼花,新得来的热炕头怕不是还没躺上几天就要便宜了大庆那只肥猫了。

赵云澜委屈,赵云澜不说,但他扣奖金。赵云澜在单位值了三个通宵,因为各种小事扣光了大家三个月的奖金。一时间处里一片哀嚎,想了各种法子,终于将赵扒皮的上级骗了过去,停了赵处的夜班。

快乐小澜孩,开心得几乎要上天。早早地放特调处众人下了班,除了两位鬼魂,众人皆做鸟兽散去。连万年雷打不动的尸王也拉着小郭溜得贼快。总而言之一句话形容,大家这几天被赵处压榨得也是苦不堪言。

赵处的手机响了一下,单独给沈巍的铃声在特调处盘旋。看着尾巴要翘上天的赵云澜,最后走的红姐说了句妈的死给,成功唤回了赵云澜飘走的意识。他这才想起,这是手机,不是地星来报,没人给他读。匆匆忙忙把手机掏了出来,中间险些没拿稳,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这才把发着光的屏幕怼在了自己眼前。

“谁先回家 留门 开灯”

极简炼得一句话,在赵云澜眼里硬生生读出了千回百转的情谊。复又读了几遍,这才如领了圣旨般,哼着小曲儿,开车回家。

沈教授这几天过得也不容易,脑袋几乎没挨枕头。地星大学连轴转,瞬移都有些不准。甚至有一次落在了自家屋顶,差点被人以为要轻生。啧啧,疲劳瞬移,要不得要不得。

最近终是闲了点,二话不说掏出赵云澜硬塞给他的手机,打开微信,敲敲打打,对着自己写的话偷偷脸红,还差点点了群发。一瞬间吓得要现了毛猴的原型(不是)。

可人算不如天算,还没到下午,这边学生就炸了锅,说是有什么演讲,非要让他去。忙了一个下午,又被硬生生拉着吃了顿饭。饭是没吃好,沈巍以每分钟看一次表的频率,频频抬手。

等他带着一身疲倦要往回家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初春的寒意卷在他身上,望着远处的灯光,第一次觉得难言的暖。曾经对着万千灯火孤影伶仃,如今,这灯火中终是有一盏为他亮着了。

沈巍双手虚拢,想要瞬移回去。可想起上次的被迫轻生还是放下了手。加紧了步子往家里赶。来到门前,发现赵云澜真的为他留了门。门是虚掩的,屋里的暖光沿着门缝流淌出来,细细密密地汇成一条线,缠上他脚踝,把他往门里勾。

沈巍的嘴角染了点笑意。开了门,进了屋,看见了卧室里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睡成一滩的人。便轻了脚步,悄悄地往床边走。

可这奇怪的姿势也不知道哪里戳了沈巍的笑点。嘴角的弧度又勾了起来,觉得自己是个向家的逃难者,带着纷扰的寒意,偷渡到那人身边拢出的一圈暖阳中,瑟缩着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寒冷。

他来到床前,还没脱衣服就被赵云澜勾着往床上倒。这才发现,兴许从刚才进门,赵云澜就醒了。歪头去看,发现那人眼睛还是合着的,可嘴角却将笑不笑地抖着。沈巍也不拆穿他,鉴于赵云澜的手还拉着他的胳膊,他只好躺着扭着脱衣服。赵云澜看着好玩,在旁边把眼睛睁了个缝偷看,被沈巍抓了个正着,闭上眼睛还装睡,顺便踢了沈巍一脚。

沈巍气不过,抓了作乱的脚丫,挠赵云澜的脚心。神仙打架放在现实就跟两个幼儿园儿童掐架似的。最后赵云澜占了上风,跨在沈巍身上,去抓沈巍的侧腰,让斩魂使大人笑成了一团。

等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停下时,才发现现在的姿势有多么奇特。气氛正好,正适合...赵云澜一低头,却发现几天没挨枕头的沈巍已经睡着了。气不过似的挠了挠头,状似可惜地用胡茬蹭了蹭沈巍的脖颈,却在倒在枕头上的第一时刻去会了周公。

说到底,两人是累了。刚才这么一闹,也没什么力气干点少儿不宜的活动。一时间,只有暖光洒在两个人的面庞上。

家这个定义从未如此清晰。

你,我,便足矣。天地只要有你的地方便是家了。

有道是:
人间至味是清欢,我心安处为家乡。

———完———

感谢大家看我的垃圾文!
谢谢您!太感谢了!
吃刀的小伙伴过来吃糖!

评论(37)

热度(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