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的ET

【大薛大】生活不易,吃了吗 (上)

XX月XX日,上海的一个平凡的周日。


繁忙的大都市迎来了它的休息日。打着卷把人往岸上拍的生活暂时退了下去,窥伺着,等着时机重新涌上来灌满人的口鼻。慵懒的沙滩现在主导着这座城市,宁静笼在上空,可却偏偏没有降临在某个工作室内。


这间工作室是薛之谦的。作为一个艺人,他的时间多少有些难以自己控制。很显然,今天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前女友莫名其妙泼过来的脏水,看似声泪俱下,背后却联系着一整套的运作体系。区区几张图片就在无所事事的人群中炸出了浪花,微博上他的关注度空前的高,水军、长评轮番的刷。他一早上起来可以说是被张鸣鸣揪着耳朵,手机怼在眼前,押送着来到临时组建的工作室和自己的危机公关碰面。


我什么时候有的危机公关?这是今天薛大爷在从懵逼状态恢复之后,脑子中间出现的第一句话。


接着他的脑子就没法自己蹦出什么新奇的想法了。一个上午加下午,先被按着查了微博后台记录,又被压迫着写文案的薛老师几乎快要原地爆炸。抓了两把头发感觉自己离谢顶又近了不少。气得把键盘敲的哒哒直响,仿佛泄愤。


电话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周围人几乎都是吸了口气,完蛋,老板和iphone有仇这句话可以坐实了,今天看来这个手机又要命不久矣。薛之谦自己也抽了口气,不是因为吓了一跳,而是因为他决定,如果接起来是广告,他就要仗着认不出来,把对方劈头盖脸骂一顿。就当是伸张正义。


思虑致此,转头看也不看按了接听:“喂!”裹挟着火药味的话就这么喊了出去。


对面沉默了一两秒,显然是被这句话吼得有点懵。不过好在对方两块钱脑子的确够快,很快意识到薛老师应该是正在处理今天早上爆出来的事。多少有些担心,但又不想再让那人心烦,左绕右绕,从大脑里飞速调了一句话出来。


“嚯,您这火气够大的嘿!怎么着,便秘啦?那好办啊,您找内内内内什么,大铁棍子医院,捅主任...”一句纯正的京腔带着点小结巴从听筒里滚落。


薛之谦愣在原地,什么意思,我是应该先笑一下表示礼貌还是应该先打招呼啊。然而习惯却抢先于大脑给出应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张伟你神经病啊,谁打电话来第一句是问候人家这个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全工作室的人在薛之谦说出大张伟的名字的时候全抬起了头。他们上一次呆在这个工作室里还是因为两家的粉丝撕了起来,现在这个节骨眼大张伟来了电话,不知道...


张鸣鸣看着全组人对拿着手机走向阳台的薛之谦行了漫长的一个注目礼,直想翻白眼。拜托,睁大眼睛看看,这巨大的粉色的泡泡,怎么看大老师都不是来找茬的吧?一个个的什么毛病,就不怕晃瞎了。要不是自己上次受薛老师所托把门钥匙转交给迎姐让转给大老师,自己都要信了他们吵架。直男之间的友谊真让人摸不透。


阳台上,薛之谦正在接大张伟疯狂往外甩的梗。对方像是铁了心要把薛之谦的脑子里面塞的除了梗想不了别的一样说着。薛之谦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俩人聊天聊成对口相声,接梗接到几乎是头晕眼花。


“等等等等,大老师您什么事来着?”


对面停不下来的话茬没了,剩下一把掺了担忧和不知名的情感的声音:“你得好好的,薛之谦你好好的。”


薛之谦听懂了,于是他没有接话。


对面却又结巴了起来:“内内内什么,您上次不给了我一钥匙吗,我寻思着什么时候来趟上海。我吧,反正,AUV,我现在吧就在您内小公寓了,嗨呀,这么说,你想吃什么吧!”


薛之谦觉得自己内三百万的脑子又停摆了,所有神经都叫嚣着:“大张伟现在就在上海,你家,等你,吃饭。”


于是,他只说了最傻的两个字“随便”


大张伟显然没想到他来这么一句,也卡了一下,但很快接上:“姆们薛老师德艺双馨说吃什么不对!”


“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经病,挂了挂了,好多活呢。”


“得嘞,那我先挂了啊,呸,什么挂了,哈哈哈。”


挂机后的忙音响起,一声一声打在薛之谦的心口。刚刚大张伟的笑声让他安心。家里有人等的感觉像是芝士火锅上面翻腾的泡泡一样,暖融融的,在他胸口咕嘟咕嘟地乱响。
————TBC————


评论即动力,动力即填坑!
就问你齁不齁!
后面!有!告白!更!齁!
不评论我就坑!就这么棒!(闭嘴 你个ET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