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的ET

真的很露“骨”!!!

因为垃圾就不打tag了

喜字高悬

富商心血来潮,被好友忽悠着去看了戏。一场下来对剧情没得半点印象,满脑子都是刚刚的戏子有多漂亮了。

这下好了,下了场子,这位爷跟打杂的小童指名道姓要见刚刚的人,一嘴一个的美人把还在后台的当家的气够呛,直奔前台,心说今天不给你打成残废我就跟了你姓。当然,一语成谶我们暂且先时不提。

富商眼看心心念念的人就这么来了眼前,笑得没了正行。只看那戏子拢了行头,全身用力,蹬起半人来高,一个转身,带着风就往台下翻。宽衣水袖带着一阵的利风就要往人脸上招呼。

却在看见那人手里拿的钱袋后收了回来,顺势利落地落在地上,递了个眼神给这位即将变成冤大头的爷,转身就走。

在这之后,大街小巷算是传开了,北京城有了名的富商最近被一个戏子算是勾了魂魄。只知道流连风月场子的富商算是在梨园常驻。不过说富商没品都算对得起他,别人嘴里传的那好听的一把嗓子在他脑子里,拐了不知道多少弯,莫名地变成了枕边的香风和软语,扣在他心上,挠的直痒痒。别人来场子都是听戏,可他倒好,变了法子的往后台跑。

戏子聪明,每次也不说不见,只是让身边的小徒弟领到前面,好吃好喝伺候着,富商也真是下本,大把大把的银子往这里砸,连眼都不带眨的。

中间的一派颠沛流离我们暂先不提,毕竟那是他们的故事,我们也不必多言。你只需要知道,后来,当家的还是穿了一身大红的戏服,脸上单挑了眼角一抹红,点了朱唇给这位爷唱了一场,跟了他回了家门。

富商自是高兴,吵闹着非要明媒正娶,要不然怎么揣着都觉得不稳当。当家的笑他,上不了台面的感情哪配得上高灯明烛下的喜字高悬。最后妥协,两个人挑了个良辰吉日,傍晚对月喝那下辈子的酒。酒到好时,当家的捏了腔去喊“老板”。末了又连名带姓地唤他,说:“老板,我再给你唱一段”。

说着人就站了起来,没带行头,一身水蓝色长衫却也勾勒出好身段。唱甘露寺,富商就坐在一边合不上拍子地起哄,唱野猪林,他也跟着胡闹。最后当家的也不拿着身段,坐了下来,半斜在石桌上,哼那些坊间流传的小调。富商明目张胆去看,看那被酒气氤氲了的眼睛,看眼角尘世一挑绯红,看微微勾起的唇。看着看着就觉得打心眼里的喜欢,又觉得自己占了天大的便宜,这么好看的人这辈子就便宜了他。一时间笑得很是得意忘形。

当家的看不过,一巴掌呼在他头上。富商不疼光哎呦,骗了个湿漉漉的吻。

时光流逝,眨眼间三十年。戏子不再登台,富商也不再经营,守着家里一亩三分地,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

不,他们活到了那个时期。半生的傲骨不允许他们就这样在众人面前被批判。

那日,老先生又穿回那一身大红,点了唇,画了眼角一抹朱色。他用有了岁月痕迹的嗓子唱喜歌。屋子里红烛高挑,喜字高悬。两个老人像孩子一样牵起了对方的手,走街串巷,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走出了繁华的京城。

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喜字高悬—


故事设置上在最后用了特别的时间线是因为受到一拜天地的影响,侵删

给我也整一个会画画的手!

去你muatherfuaker的,为什么人类要有智齿,智齿长横了还得拔!大艹!

拔到最后麻药劲过去了,我差点没疼到爆毙...

苦恼...

好像说吸血鬼没有痛觉是吧?看好,我决定不做人了!牙医!!!

wryyyyyyyyyyyyyy!

就...




摸了!


第二张老板注意

我搞个黄色没问题叭

应该没人知道我在搞谁

我又来爽图了

爽就完事了

婚姻

1.

“Joel要结婚了”Sonny和Chris在通电话的时候说。

Chris没回答,只是嗯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他脑子乱乱,也不感到悲伤。他不是没想过这个。毕竟两个还算有点名气的DJ也不能一直搞在一起。所以他只觉得身体里某处有一点点的空。

他决定认为自己可能是饿了。

于是Chris从床上站起身,去楼下厨房找点吃的。可能是太过匆忙,他在楼梯角磕到了脚趾。咒骂了一声,继续走了下去。然后他又发现楼梯上有上次Joel掉在这里的烟头烫出来的黑点,怎么看怎么和全白的装饰不搭。这么就让Chris有点生气了。然而紧接着,他就又发现桌子上的Joel的啤酒瓶忘丢掉了... ...

等Chris走到了厨房,他已经快气炸了。他哐当一声拉开柜门,绝望地发现自己最常吃的芝士味道的Dorito没了。空空的袋子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Chris想要像个孩子一样大喊大叫。最后却叹了一口气,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整个人滑坐在地上,蜷起来,把脸埋在了膝盖中间。

这周的零食该是Joel去买,保姆也是Joel请的,楼梯角的包边本来应该换了,Joel却说自己那边有富余的...Chris漫无边际地想。

Joel,Joel,Joel,全tm是Joel。这个傻逼怎么能忘记买零食,怎么能忘记清洁,怎么能,艹,怎么能丢下他一个人。

这时他才第一次地真正意识到,Joel,那个曾经每天早上会拍掉自己闹钟的人,要结婚了。


2.

Chris用了这辈子可能所有的勇气,做下了一个决定。他要去当面问问那个傻逼,他不会相信,除非,那个杀妈的玩意亲口告诉他。

于是,下午六点的时候,Chris就已经坐在了Joel的老鼠洞里,百无聊赖地摆弄着meowin,等着Joel回家

结果一等就是两个小时。灯没有开,Chris也没有力气从沙发里站起来。meowin早就跑到不知哪里去了,只留给他温暖的感觉和一腿的猫毛。

他有点恍惚,想起该给他们,不,Joel的猫洗澡修毛了。

但他没有动。

他又觉得自己有点饿,这阵Joel地冰箱应该还有点吃的。也许还有自己上次带来的小蛋糕。

但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么饿。

他觉得有点暗还有点冷,也许开开灯和空调是个好主意。

但是他不想站起来。

他的手机摆在餐桌上,现在亮了起来,在漆黑的屋子里发出刺眼的惨白的光。他应该起来去看一下。

他应该,但他没有。

他想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他就这么坐在黑暗里。靠着沙发背,等着。

直到,智能安保发出了声音,玄关处的灯亮了起来,风裹着寒意吹进了门,他的眼睛看见那个他爱着的人。他的腿终于把他从沙发里拖了出来,站在客厅门口,拒绝再向前一步。

然后,他看着Joel一步一步走过来,看到自己,最终,他的的蓝眼睛里,再次,也是最后一次,满满的,都是爱人。

绿色的眼眸最后一次倒映在幼蓝色的湖泊中。


3.

话哽在chris的咽喉,他忽然就没了质问的勇气。Joel也没有说话,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或许是久坐让他的腿发麻,Chris只感觉四肢发凉,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拉着Joel摔倒在地毯上。

几乎是决绝地,Chris强迫自己说些什么,可话一出口却变成一句“你爱我吗”。原本轰轰烈烈的长篇大论被卡在半路,大张旗鼓前来声讨的人卑微地匍匐。原先Chris以为自己会想要给这个混蛋一拳。而现在Chris却发现自己想错了,他只想听见那个人几乎是敷衍的“爱你”,只要他还愿意说出这句,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也可以不在意。他甚至不在意自己苦心经营的名声如何。近乎愚蠢的,他在心里向任何可能的神灵祷告,一遍一遍地请求。

现在他才发现,他其实接受不了另一个答案,他早就走不出来。

而念念不忘的爱恋在此刻全无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