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的ET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巍澜同居三十题 3


今天太困了 先鸽4吧。

3.半夜一起看鬼片

漆黑的房间中,客厅里透出不祥的冷光。光线闪烁不定,忽而灭了下去。周围一片死寂,只剩下呼吸声。忽然!客厅里红光乍现!沈巍一声低喝,从沙发上蹿起来,斩魂刀相应主人的呼唤出现在手中。赵云澜随之也蹿了起来,把沈巍猛地扑了回去。

发生了什么?让我们回到一个小时之前来看看。

大战过去,经过了一个调理期之后。现在特调处是真的闲了。早归的赵云澜拉着沈巍,以帮他一下现代电影史的理由,拉着那人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放着泰坦尼克号。赵云澜对这种片子实在是兴致缺缺。这男主和女主都没自家美人好看,再说早看过三四次的片子着实无聊。索性放弃了电影,转过头专心致志地看起了沈巍。

沈巍被炙热的视线盯得发毛,耳尖飘红。磕磕绊绊地以拿点水果为由站起身就往厨房走。

赵云澜见人看不到这边,以不符合自己山主的表情,看准了一张寂静岭。迅速地起身,换碟,坐回去,不忘快进一点,留了个经典场面。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等沈巍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舒舒服服地又倚在沙发上了。

为了让沈巍不会在开播前意识到碟已经被换了,赵云澜直接在沈巍还没坐下来,背对着电视的时候讲唇舌送了上去,拉着人的领子拽了下来。还不忘在把人拉到沙发上就坐后立刻开始播放。

于是就出现了开篇提到的情况。赵云澜把沈巍压在身下,看着那人一脸的戒备,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揍人。

一秒两秒三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昆仑君果然有不凡的气度,笑声浩荡地席卷了自己的屋子。却看那边沈巍已经红了眼睛。

当然等赵云澜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3完———

谢谢大家看我弱智的

一直被屏蔽……

第二章的依山观澜,补上第一章的车

对不起因为要背单词紧急刹车了!后面一定会补上的

第一章看这里      依山观澜(1)

然后是我俩的时间飞行合唱,你们来猜一下我俩都对应哪个声音啊哈哈哈,猜对了有福利!全民链接走这里 我俩的时间飞行合唱

2018.07.07巍澜文章整理

贯二疯癫:

巍澜主页:



招人啊招人啊~具体戳 说两件事




 




太太们辛苦啦!祝大家吃粮愉快!




 




清水向




 




连载




 @建国之后可以成公主 【巍澜】一大早上醒来和一个男人上床了(3)




 @樱花酿   【巍澜生子】山河故人(楔子)(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小生无恙  【论坛体/巍澜】谁知道我们学校新来的转学生是什么来头?(2)




 @南衡  镇魂(冷战好好吃)




 @長幺   【巍澜】个人巍澜文目录 




 @16  【巍澜ABO】主播我想给你送兰博基尼!(二)




 @芝士糖糕糕  包办婚姻【四】




 @Bishop 镇魂小剧场no.2:赵云澜什么时候会叫沈巍沈教授/黑老哥/小巍




镇魂小剧场no.3:奇迹巍巍换装的时候在想什么?




 @妖怪宅女  【巍澜】跟踪狂




 @苏梅忘盏  【巍澜】心刃




 @今天的我有粮吃吗  【镇魂】我当电灯泡的那些年(四)(有鬼面 无感情线)




 @入庭无香  【巍澜】相顾无言5(abo,芒果很盲)




 @陌上青桑  论坛体:不小心把暗恋对象睡了怎么办(三)




 @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巍澜】惊鸿曾照影 {九}




 @牧羊_  【巍澜】肺炎(中)




 @云林渚岫  【巍澜】无妄




 @生死爱欲  [巍澜/伦理剧] 纯情房东俏房客 02




 @巍巍成澜  [巍澜]几口之家(生子慎入,章5)(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雨将歇  【巍澜】《舍而为你》镇魂同人文  虐身(主虐沈老师🙈)




【巍澜】镇魂同人文《舍而为你(二)》虐身(主虐沈老师🙈)




 @止戈  【巍澜】【狂歌】(一)




 @苏清白  【巍澜】遗忘的爱人




 @隔壁麦小包  【巍澜】道寻常(三)




 @快乐拔刀  【巍澜】头发




 @芝麻黑心汤圆  【巍澜】入我千丈灯(二)




 @啊呜制药  【镇魂/巍澜】秘密




 @景三  【巍澜】意外(被)怀孕怎么办?(伪怀孕梗 不喜勿入)




 @诚楼也不错  (巍澜)成全   8




 @佛系更文的废年糕  【巍澜】微微还是巍巍(上)(赵云澜和曹光互穿 不喜勿入)




 @浮生一卷  【巍澜】沈巍x赵云澜的日常3




 @千罗  【巍澜】当巍澜遇上巍澜2




 @橙子汁水  【巍澜ABO】错觉(5)




@ 温布尔登的流氓兔  【巍澜】引狼入室ABO(1)




 @凉枭MG  【巍澜】•W焦糖美式•01#邻居(咖啡店老板✖️话唠剪辑手)




 @专职打字机  【镇魂/巍澜】特调处夫夫 16




 @981741978  【巍澜】正直面面养成计划  01-05(有鬼面 无感情线)




 @伍柒  【巍澜】可念不可说(一)




 @Chochoco  【巍澜】为了特别调查处的预算,于是大家决定出道成为偶像!-1-




 @番茄炒蛋不要葱_红不欺  【巍澜】生死蛊(7)




 @望春山  【巍澜/现代AU/ABO】误会(一)




 @bei居过隙 【巍澜*2】你们对花刺一无所知




 @折扇戏子  【巍澜】只是太在意(合集)




 @楼下朱老师很好看  【巍澜】巍巍一笑很倾城(完/师生AU)




 @三千世界狗带  [巍澜][ABO]狗在江湖(一)




 @玲珑四犯  【巍澜】晚婚7




 




单篇




 @Arya_Skywalker  【巍澜】一万次沈巍没回赵云澜短信,还有一次他回了




 @Lullaby4u  温柔乡




 @陆昭圣  【巍澜】他是龙




 @YY想做一条鱼  【巍澜】黑袍哥哥




 @苏坡奶球  【巍澜】在黑化的边缘试探




 @夜夜流光相皎洁  (镇魂/巍澜)鬼面的作文(有鬼面 无感情线)




 @慢慢孤独终老  【巍澜短篇】回家(黑破碗注意)




 @月落清歌  【巍澜】一点甜




 @风袭  【巍澜】西瓜,鬼片与你




 @芝麻黑心汤圆  【巍澜】不是心动,是风动了




 @-眯眼-  洗澡就不要动肝火了




天塌下来我顶着




 @蓿菀  【巍澜/原著向】烟花(一句话车)




 @別話  【巍澜】留痕(一句话车)




 @子夜旦未央  【镇魂】[巍澜]嗜糖者 (一句话车)




 @茶间叶  [巍澜]斩魂使的局




 @红豆紫薯乳酪松饼  【巍澜】椰子鸡




 @遇到明  换一种巍澜2




 @暮笛  【巍澜】浮生一日




 @夏天不倒塌  【巍澜】第一百封情书(短篇完结)




 @四季奶粉  【巍澜】浮生若梦




 @不作不死的ET  祭昆仑




 @withanswer  【巍澜】胃病




 




开车向




连载




 @云卷了个卷 【巍澜/ABO】吸你(七)




【巍澜/ABO】吸你(八)




 @悦酱💕  【巍澜】赵处可真有情趣2⃣️(
pwp)




 @Uto  【巍澜】九号房间-01




【巍澜】九号房间-02




【巍澜】九号房间-03




 @糖钰玦  【巍澜|(并不好吃的)洞房花烛夜】(下)




 @深情的烛风  [剧版镇魂][巍澜]缱绻(ABO)(上)




 @谁谓河广  【R18】让哑巴说话的方法(下)




 @傅空绝  [巍澜/pwp]天生一对(上)快上车




[巍澜/pwp]天生一对(下)车来了!




 @Madness  【巍澜】报恩(上)




 @阿凩子  【镇魂/10题】Day1:醉酒(补档)




 @傅空绝  [巍澜/pwp]天生一对(下)车来了!




 @-胖哒Pandar-  【R18】不想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四】




单篇




 @老司机带带我——阿彤  婚约(R18)




 @胡不言 【巍澜】假期就应该窝在家里




 @morwen  【巍澜】消夏(R一发完)




 @一颗洁身自好的白菜  【巍澜】一个办公室play




 @残月XC  【澜巍】r18还是一辆车




 @南笙北执  【巍澜】一辆小破车  R18  袖箍梗+红酒play




 @芝麻黑心汤圆 【巍澜】谁拿下了谁(PWP学步车)




 @花笙花笙笙  【巍澜】500粉福利




 @棱。  【镇魂/巍澜】赵处,您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啊?9K+小破车




 @Aauper  【巍澜】应景(R18)




 @明时而今  【巍澜】秘密之地




 @西祠  http://shuangsansui.lofter.com/post/1ead5de1_eeafe164




 @等我洗把脸  【巍澜】落地窗(r18/pwp)




@-Wei-  【巍澜/车】心头血心尖人




 @Sweety我是你的星盾啊 【巍澜】不尊家规(pwp/R18)




 @春天里的猫舌  [巍澜]讲桌之下(R18/肉)    讲桌当堂play /微捆绑/隐身(教授!同学们都看着呢!




 @nobodycaresss  巍澜--第二人称 p...pwp吧




 @巫山与云  【巍澜】远渡   一个7k+的道.具pwp      




 @谁谓河广  【R18】老婆出轨怎么办?




 @群玉  瘾(巍澜PWP)





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谢谢!




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




 


清欢 (张嘴吃糖)


大战之后,百废待兴。特调处也搬到了大学路,美名其曰给大家换个环境。红姐一句妈的死给道出真相。赵云澜也不在意这个。近些日子忙得他头晕眼花,新得来的热炕头怕不是还没躺上几天就要便宜了大庆那只肥猫了。

赵云澜委屈,赵云澜不说,但他扣奖金。赵云澜在单位值了三个通宵,因为各种小事扣光了大家三个月的奖金。一时间处里一片哀嚎,想了各种法子,终于将赵扒皮的上级骗了过去,停了赵处的夜班。

快乐小澜孩,开心得几乎要上天。早早地放特调处众人下了班,除了两位鬼魂,众人皆做鸟兽散去。连万年雷打不动的尸王也拉着小郭溜得贼快。总而言之一句话形容,大家这几天被赵处压榨得也是苦不堪言。

赵处的手机响了一下,单独给沈巍的铃声在特调处盘旋。看着尾巴要翘上天的赵云澜,最后走的红姐说了句妈的死给,成功唤回了赵云澜飘走的意识。他这才想起,这是手机,不是地星来报,没人给他读。匆匆忙忙把手机掏了出来,中间险些没拿稳,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这才把发着光的屏幕怼在了自己眼前。

“谁先回家 留门 开灯”

极简炼得一句话,在赵云澜眼里硬生生读出了千回百转的情谊。复又读了几遍,这才如领了圣旨般,哼着小曲儿,开车回家。

沈教授这几天过得也不容易,脑袋几乎没挨枕头。地星大学连轴转,瞬移都有些不准。甚至有一次落在了自家屋顶,差点被人以为要轻生。啧啧,疲劳瞬移,要不得要不得。

最近终是闲了点,二话不说掏出赵云澜硬塞给他的手机,打开微信,敲敲打打,对着自己写的话偷偷脸红,还差点点了群发。一瞬间吓得要现了毛猴的原型(不是)。

可人算不如天算,还没到下午,这边学生就炸了锅,说是有什么演讲,非要让他去。忙了一个下午,又被硬生生拉着吃了顿饭。饭是没吃好,沈巍以每分钟看一次表的频率,频频抬手。

等他带着一身疲倦要往回家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初春的寒意卷在他身上,望着远处的灯光,第一次觉得难言的暖。曾经对着万千灯火孤影伶仃,如今,这灯火中终是有一盏为他亮着了。

沈巍双手虚拢,想要瞬移回去。可想起上次的被迫轻生还是放下了手。加紧了步子往家里赶。来到门前,发现赵云澜真的为他留了门。门是虚掩的,屋里的暖光沿着门缝流淌出来,细细密密地汇成一条线,缠上他脚踝,把他往门里勾。

沈巍的嘴角染了点笑意。开了门,进了屋,看见了卧室里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睡成一滩的人。便轻了脚步,悄悄地往床边走。

可这奇怪的姿势也不知道哪里戳了沈巍的笑点。嘴角的弧度又勾了起来,觉得自己是个向家的逃难者,带着纷扰的寒意,偷渡到那人身边拢出的一圈暖阳中,瑟缩着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寒冷。

他来到床前,还没脱衣服就被赵云澜勾着往床上倒。这才发现,兴许从刚才进门,赵云澜就醒了。歪头去看,发现那人眼睛还是合着的,可嘴角却将笑不笑地抖着。沈巍也不拆穿他,鉴于赵云澜的手还拉着他的胳膊,他只好躺着扭着脱衣服。赵云澜看着好玩,在旁边把眼睛睁了个缝偷看,被沈巍抓了个正着,闭上眼睛还装睡,顺便踢了沈巍一脚。

沈巍气不过,抓了作乱的脚丫,挠赵云澜的脚心。神仙打架放在现实就跟两个幼儿园儿童掐架似的。最后赵云澜占了上风,跨在沈巍身上,去抓沈巍的侧腰,让斩魂使大人笑成了一团。

等两人都气喘吁吁地停下时,才发现现在的姿势有多么奇特。气氛正好,正适合...赵云澜一低头,却发现几天没挨枕头的沈巍已经睡着了。气不过似的挠了挠头,状似可惜地用胡茬蹭了蹭沈巍的脖颈,却在倒在枕头上的第一时刻去会了周公。

说到底,两人是累了。刚才这么一闹,也没什么力气干点少儿不宜的活动。一时间,只有暖光洒在两个人的面庞上。

家这个定义从未如此清晰。

你,我,便足矣。天地只要有你的地方便是家了。

有道是:
人间至味是清欢,我心安处为家乡。

———完———

感谢大家看我的垃圾文!
谢谢您!太感谢了!
吃刀的小伙伴过来吃糖!

祭昆仑


我就想写祭山大典!我还想虐!
情景设定:赵云澜承受不了昆仑的力量,在一次行动中陷入昏迷。作为凡人他应该死了,可是身体里面的灵力却让他求生不成求死不得。既不能像凡人一样入轮回,也不能回昆仑山。所以沈巍以魄祭众灵,以身祭万山。以下犯上,杀死赵云澜的肉身。最后以魂祭昆仑,唤醒昆仑君本体。

白雪覆盖的昆仑山山崖上有一抹独影。身着白衣,茫茫雪山,似是与他融为了一体。无冠而立,一头黑丝就那么无力地散着。那人如入定一般,站在万丈的崖前,任由昆仑的寒风夹着雪,打在脸上,将黑色的长发鼓吹起来。来人周身冷清的幽冥的气息昭示着来人的身份,鬼王,沈巍。

沈巍几乎是静止的,不知在想什么。

可昆仑山却躁动着。来的人身上带着昆仑君的气息。凡人认不出,可这山间众生灵认得。一时间,欢呼雀跃。山上无树,却夹着树鸣,山上无水,却带着水吟。昆仑君归,万山朝圣。自然,这声音是来朝圣的众山灵发出的。

在一众嘈杂中,沈巍却直直地跪了下来。

“山栖魈兮,欲夺吾身”

不大的声音在山谷却开始疯了似的回响。刹那间,昆仑山静下来了。方才本就凛冽的风,现在如刀如刃,加在沈巍的身上。他像感知不到似的一动不动。

千万年来,很少有人再来祭昆仑了。不是说昆仑山不值得祭拜,倒不如说,祭拜昆仑的代价实在太高。以自身的魂魄肉身为祭品,向昆仑献祭。礼成,祈得一愿,魂魄尽散,肉身以哺昆仑众生。

可来人如同不知道这代价一般,继续他的吟唱。

“水栖鬼兮,欲食吾魂”

平静下来的昆仑山复又躁动了起来。雪卷着他的发丝打在他的脸上,长长的衣袍被风撕扯着拉着他向后。沈巍知道,这山想救他。昆仑山与昆仑君本就同心。那人怎么舍得收下他的献祭。赵云澜,昆仑君,无论哪个,都舍不得。

祭典开始,便无停下的机会。

“饲以吾身,哺于万山”

沈巍周身的风如疯了般绕着他转。似是无措,似是挽留。但沈巍却感觉不到了。从这一句开始,献祭正式开始。他的五感被抽走,触感听觉视觉的消失让他再也保持不住平衡,靠着身边的风在山崖边无助地摇晃。沈巍身体里涌现出少有的恐惧。他不想死,他想看着昆仑,他想要陪着昆仑,他想要再听昆仑的声音,他想...他想要昆仑陪他。已经没有痛觉的身体骤然觉得疼痛难耐,曾经单独留在幽冥之处的孤寂又卷了上来。

可很快恐惧被执念压了下去。他想要昆仑,可他更要昆仑活着。

“饲以吾魄,安于众灵”

一秒,两秒,三秒。整整三秒,山谷没有回音。山谷在绝望地抗拒。可在古老的祭词的引导下,他控制不了自己将沈巍刚生出的魄从那具残破的身体中抽出去。山风骤然呼啸,一声轻叹不知从何处传来。可这风却一点没打在沈巍身上,尽数被围在他身边的风挡开。

失了魄的沈巍几乎没了意识。古早的祭文从他没了血色的唇间无意识地流出。

“归兮,归兮!”
“吾魂祭山 以唤昆仑”

风,不再狂啸,轻柔的从沈巍面上拂过,像是最后一遍描摹这张温润的面庞。白光从那人身上散开。

沈巍最后的意识停留在自己最后的祭词上,昆仑,不知是爱恋还是执念。失了魂魄的空壳再也立不住,就这么跌下山崖。

重物落地的声音没有传来,半空中凝出一个人形将那残破的躯体拢在怀里。

昆仑君归,众山朝圣。可现在却安静得奇怪。昆仑君身上的怒气带着悲痛压在他们身上。许久才见那人开口

“成兮,成兮,归与太虚!”
“礼成!”

霎那间众生灵均应,一时声音在山谷中越传越大。可昆仑君却挥手掐了个诀,猛的将众灵的气拍入那人的身体。带着那人回了山崖。

赵云澜,不,昆仑君知道,他只能留下沈巍的记忆,可这感情,随着那魂魄...

从此沈巍即是昆仑众灵,他以这样的身份敬昆仑,尊昆仑,可那千万年来的执念便没了。

这样也好,沈巍终究能放下了。昆仑君转身,淡绿色的长袍甩在身后。迈步间却感觉到些许阻力,回头一看,沈巍的手拉上了袍角。四目相对见,那人却收了手,不解地望着自己的指尖,似乎在疑惑自己的手为何就这么拢上了那一抹淡绿。

昆仑勉强勾起嘴角,笑问刚成为山灵的小鬼王感受如何。本想稍加调侃,却被跪在地上的那人眼眸中的敬畏堵了个严实。只道:“从此,你便是这山。我留你在这,好生看守。”没等到回答便转身离去,被身后不防传来的一声“尊”绊了脚步。敛了眼神,复又前行。任凭什么联系就在此崩断

———完———

自己填了个祭山词

山栖魈兮,欲夺吾身。

水栖鬼兮,欲食吾魂。

饲以吾身,哺于万山。

饲以吾魄,安于众灵。

归兮,归兮!

吾魂祭山,以唤昆仑。

 成兮,成兮!

归于太虚!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呀 以为我是个搞笑温馨写手的你们怕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T疯球了
@吃包子的团子 吃我大刀!
更长的刀子酝酿中 敬请期待我和老伙计的联文!

【澜巍】依山观澜(1)

这里看起来真温馨啊,可是我俩要干什么大家是清楚的对不对(笑

吃包子的团子:

私设如山!!!设定大多偏原著,不排除某些地方采用剧版设定。

时间线大概是山河锥之后,俩人已经心意相通,并且上过车了...
车为啥没有呢...因为我没有驾照...

逆cp预警!!!!
生子预警!!!!
毫无逻辑预警!!!!
依旧是小学生文笔,OOC归我。

没啥问题就可以开始看啦

谢谢你们喜欢,鞠躬啦





沈巍抱着教案从龙城大学走出来的时候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金色的夕阳斜斜的打在沈巍身上。他抬手看了看表,心里想着这个时间去特调处刚好,与他们研讨完最近的案件以后还能来得及回家炒两个菜,给云澜煮点粥。

沈巍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光明路4号赶。九月中旬的龙城还有些闷热,司机在车里开了空调,沈巍坐了一会却是觉得胸口发闷,深吸了一口气想压下反胃的感觉,也没什么好转。

窗外远远的已经能看见特调处的大门,沈巍叫停了出租车,下车扶着树咳嗽了几声,刚想直起身来,就被人从后背一把搂住。

“怎么回事?”淡淡的烟草味盈满鼻腔,沈巍一转身就迎上了赵云澜关切的目光,“不舒服吗?”

“没事。”沈巍很自然的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对方,松了松领口,“可能是今天课比较多,站的时间有点长,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赵云澜看上去还是有点不放心,就这么保持着半扶半抱的状态跟沈巍走进了特调处。

“老赵老赵!我的小鱼干呢!”大庆以一个非常标准的球的形态滚到门口,一抬圆滚滚的脑袋看见了两个人影,马上从一个炸毛的球变得非常像一只猫,“哎沈老师你来啦!”

沈巍温和的一笑,蹲下身把大庆捞到怀里,无视了赵云澜的白眼与一句石破天惊的吼叫,“老板回来了!值夜班的都赶紧起来上班!”说完十分没有形象的往沙发上一瘫,眼皮头没抬的问郭长城:“今天和老楚调查出什么情况了啊?”

郭长城马上抱着他的记事本认认真真的汇报,赵云澜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妖族....他们最近怎么开始搞起事情来了?”

沈巍的手还在摸着大庆的肚皮,大庆舒服的翻了个身,沈巍若有所思地开口,“妖族一向不愿过多插手两界争斗,最近频繁出现,想必是幕后有人指使。”

赵云澜附和地点点头,对着郭长城下达指令:”明天,再和老楚去事发地点仔细查看,咱们要搞清楚到底是妖族中的哪一个迷了心窍。”

“赵处,”汪徵从楼下飘上来,“刚刚上面来电话,您今天晚上可能要去和他们吃个饭了。”

赵云澜将头往后一仰,绝望地应了一声,然后从沙发上站起来,将窝在沈巍怀里不动地方的大庆往地上一扔,“去去去找老李去。”转头对着沈巍轻声交代,“你先回家吧,等我应酬完了就回去。”望着沈巍带点警告的眼神,赵云澜马上补上一句,“我保证,保证不喝太多酒....真的。”

光明路离他们的房子不是很远,沈巍想着顺路买点菜回家,一进菜市场卖鱼的大妈就亲热的与沈巍打招呼,“哎小沈!今天刚到的黄花鱼!可新鲜了,也不贵,买几条?”

沈巍笑着走过去,鱼腥味一下子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住了,沈巍又是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心,赶紧谢绝了大妈的好意,随便买了点菜匆匆往家里赶。

回到家沈巍没忙着煮粥,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一个地方,坐了很久之后猛然站起来,跑到赵云澜抽屉里扯出一张符纸。

他有点事情需要问问神农了。

赵云澜晚上回家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碗热乎的白粥,在他往嘴里扒粥的时候,沈巍用一种少见的严肃语气和他说了一句话。

“云澜,你可能得开始戒烟了。”

镇魂女鬼本鬼
你们找老伙计点的揣包子 没想到叭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吃包子的团子 
来!走起!